潘南奎-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潘南奎《大别山诗刊》第819期||《大别山》“十佳新锐”参赛作品选登(三)-大别山诗刊

潘南奎《大别山》“十佳新锐”参赛作品选登(三)
本期作者
陈健南
祤 之
断流枫
付 炜
刘斯威
11
陈健南的诗
在山中学会为一只鸟,喂养群山也学会为一株草,独守春天的一片绿色我们疯狂地爱上。两手苍苍,握着最后的繁茂在山中,要竭力听一只野鹿诉说要给每一朵兀自开着的花,一份名声给受惊的猎物,一次鸣叫的机会使它不再躲藏我们要用一座山的名字,给那些日落而出的星星,一场庄重的告白
(发表于《中国诗歌》2017年第十一期)
雨停了雨停了,大多数的雨在赤裸裸的高空就停了它们像一场集体性的自杀,纷纷坠下落在荒原,落在青石板与麦秆地。那些下得大一点的雨饱含愤怒最终没有留下完整的身体而小雨,使一片叶子得到安抚雨停了,有人在角落掰着手指数落下的雨像数着那些划掉的名字,严肃而慌张(发表于《中国诗歌》2017年第十一期)
低语山上,羊群低头啃食青草牧羊人坐在土丘之上深秋的早晨,天很蓝。阳光照在几颗马尾松树上我看见几只昆虫蠕动着,它们也像我们一样寻找食物先后飞来了一只,两只或者更多的鸟站在马尾松树上,摇晃的姿势,如一幅惶惶危及的城防图。这里,草木仁慈,牛羊低语野兽从来都是神驯养的孩子
(发表于《中国诗歌》2017年第十一期)
神庙再过些年,村里唯一一座神庙也要搬家了。庙前的木棉花会一朵一朵地向下落小豆子可以在庙墙画上外出务工的父亲肖像了老人也不在迷信昨夜丢失的物,与一尊神像有关再过些年,神庙也会是一厅两室在陌生的城镇,接受更多人的朝拜。供品是上等的穿着一定也是镀金的想到这,庙堂一截朽木脱落下来(发表于《中国诗歌》2017年第十一期)
所见书
很幸运。我见到花丛中的皇后
在阳光下为众花起舞
这山野宫廷的贵妃与大臣们
沉醉于早晨的清香与光芒
很幸运
我又爱上了这一切
爱它们一束束紧挨的灿烂
更爱它们
不为人间的摧残而恐慌
我的爱过于密集
又充满陌生而凝重的气息
12
祤之的诗
雨花石
一些脚印是文字 一些生命是白纸
雨并不介意 落在淤泥里
也不是非得在黄昏时倾落
它对自己的生命没有期待 只是下着
有时候 在你眼里
一些孤寂又像是雨 一些雨又渴望天空
森林 小河 建筑 稻田 海 草原
给予多少就获得多少馈赠 它这般无私
当然 也不会在意你
人在梦里休憩 雨在修复宁静
一些梦如雨 碎在岩石上 一些岩石被洞穿
我是后来者 想到屋檐 想到之前在此站立的人
长衫 薄冠 清癯如竹
或纸扇 曵裙 游丝绕发
都在沉思 都在观望
一些竹被剖开 一些历史索引
沉重的时候累积 而后坚固 风雨不蚀
时间有辙痕是它的纹理 被挤压 收藏
无关于黑夜 白天 它五官集于一处
洞悉一切 而自得于视而不见
截断
由耳朵开始 钻进音乐 像蜡烛
软化 而后被怒火点燃
一缕缕黑烟——
从脚尖蔓延 冰冻般的孤寂
僵硬 被黄昏击碎
一抹抹水泡——
在梦的核心 聚变的熔浆
窒息 焚风爱抚孩童
一具具躯壳——
于白云之梢 淡漠的边缘
濡染 酝酿着的彤云
一滴滴哀曲——
和虹影一起结束 七彩的形体
抹去 在某个仰望者眼中
一丝丝依恋——
暴涨的河水去了哪
河水奔出森林,浊了些,缓了点
抱着绿叶沦陷的时间沉淀下来
花香入骨,肌理染着树木的深色
在烈日里蒸腾出丝丝腥臭
焦渴地期望着雨,暴雨洗礼
冲涮黄泥土,路,山包,泡软青石台阶
灌满水井,打烂荷叶,训斥山林
净,静,尽,脊髓里连根拔起
嚣躁蝉鸣,蝴蝶翅膀堆了一地
毛毛虫咬过的叶子微甜
溪边,西边天空下悬,淡淡虹影
片片霞光,受压制的鸣叫死灰复燃
竹椅上一个肥老太,愣愣地望着檐滴
爱之十四行
那旋律响起了 大海沉默 涛声敛息
放任无度的梦给自己圈好了篱笆
沙雕被时间之手建造 后又毁灭
像晨露挥发 了无踪迹 又在夜里凝结
荒漠中旅行的人找到了绿洲和启明星
落花有了香味 枯萎的叶收卷着阳光
喧闹的集市阒无一人 夜恢复了黑色的笑脸
成熟的稻穗也在风中轻轻摇晃脑袋
溪水在汛期丰满成小河 依旧灵动
湖泊在月光里粼粼泛曵 一只只梦的眼睛
世界被白雪倾覆 纯洁如你我的初遇
村落在雨里蒙受洗礼 古朴的音律余音袅袅
站在云端或浮散在空中 充盈每一个角落
如幽寂的深林里 一息怨鸟的失语
像那暮雨中走近或远去的行人
河上的石桥和蓑衣裹住的灵魂
13
断流枫的诗
我害怕那些柔软的东西钓鱼的时候害怕诱饵的蚯蚓,柔软的身体分泌出泥土腥味的粘液诱饵,我更喜欢玉米粉的香味我想,鱼儿也是一样我害怕一条蛇蜷缩的身体,震慑力不亚于攻击的姿态。有时候手掌碰到一些柔软的东西会条件发射,闪电般缩回毛骨悚然我看不得那些悲伤的剧情一个特别的镜头能让我感怀许久,感动落泪一个男人的傲骨瞬间会变得酥软离家的时候踏出家门,便不会回头我害怕,转过身那股不争气的眼泪
赛跑父亲经常和雨赛跑天空开始鸣枪枪口冒出一朵乌云抢在一场雨前面收起谷子父亲跑不过我他跑不出村子我跑过一座又一座城市找不到终点,其实父亲早就跑赢了我他在故乡冲线
菜园子篱笆里,菜心、小白菜、香葱这些都是母亲的心血把地块绣成一块绿色的布每一颗蔬菜都梳理得整整齐齐却没有时间,梳理自己一头干枯的白发失去了生命的光泽母亲弯下腰,往地里交出一个个忙碌的日子最后,交出了自己你看,这一颗颗嫩绿的蔬菜多像!年轻时候的母亲风筝淘气的孩子撕下老屋墙上的图画剪成风筝后山山坡上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最适合风筝起飞一条简陋的金鱼拖着长长的尾巴飞上天空放飞童年的梦想像走出村子的孩子无论走得多远都被故乡紧紧攥住,用母亲的那根针线。不用担心会迷失方向一个想家的孩子都能找到回家的路等一场初雪等冬天来临之际乘上北国的列车去约一场风花雪月在雪白无际的旷野在雪乡的小院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徜徉等一场初雪让天空中圣洁的精灵洗涤俗世的灵魂让几根傲骨开出梅花
14
付炜的诗
岸,或者未知
十八岁,我还未见过海
未见过一场风暴和幸存者的额头
我的故乡群山环绕,世世代代在一杯茶里
寻找世界的入口,我的诗句染上了苦味
灵魂自卑而轻盈
我活了十八年,见过许多河流
它们脏乱、衰老,像贫乳的乳房
死去的人纷纷上岸
朝着远方的阴影一路狂奔,在途中
灰飞烟灭,成为岸的一部分
春风帖
惊蛰过后,草木就原形毕露,它们和我一样
和我一样善于隐藏,其实身患暗疾
可以折花枝的日子终于来了,趁花还在枝头
可以心事虚空的日子终于来了,就这样闲坐一整天
看东风吹,西风吹,北风吹,南风吹
世间那些难言的纷争我不管
那些暴戾,令我厌恶,与季节格格不入
所有的人都心怀慈悲,在泥土里做梦,多好
没有灰色,没有烟尘,无数双明亮的眼睛,跟鸟儿一样
曾经成为灰烬的,如今又都生长出来
它们很快就会茂盛,像荷尔蒙过剩的青春
无论谁再次回忆往事,都会得意地笑出声
途径我们春风一茬又一茬,催生了许多年华
悼亡帖
我的故乡只剩下萧索的旷野
我的祖辈们都成了旷野里萧索的坟茔
在秋天,稻田被收割了头颅
用偌大的沉默敲击着死亡的回声
老水牛用极微弱的心跳,昭示着
衰老而枯竭的生命之火的熄灭
如烟缕,如草芥,如这大地深处,每一捧黄土
累累的骨骸。 此刻繁星如水,滴落
成为笔尖上沉重而奔流的长夜
我跃入黑暗,放声大哭,如星光洒落人间
悲伤的时刻,田野成了我唯一的倾听者
我离开故乡,背叛远方,写下未完成的诗行
每当万籁俱寂,都是在为生者悼亡
动物一种
奔跑,跳跃,进食,悲伤
这些动物的属性,我们全部拥有
浮于生活表层的语言,仅仅是区别
情绪的不稳定性,大多数时候是
我们在取悦生活而非生活取悦我们
我们居住的巢穴里,仍不时幻想在天空飞行
我们行走在大街上,看那些坚硬又脆弱的
后脑勺,一触即溃的肉体
我们说话,说那些陈词滥调,沉默的人
遍地都是,天黑时才愿意开口,一句话足以创造历史
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们大多数不是那样的人
我们是动物一种,一种动物
有食欲,有情欲,欲望缠身的动物,才会
爱上这个世界,无需任何理由,活着
就是最高的理想,动物们总相信明天会更好
相信来日方长,饱食终日,晒太阳
等一天过去,并且绝不怀念
城市里所有的高楼都变成草原
动物们相互追逐,交配,弱肉强食
对一切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充耳不闻
什么战乱,饥荒,路边倒毙的流浪汉
都是平淡生活中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大地哀歌
外祖母不止一次对我说:上帝是仁慈的
她一生的苦难
都在早晨喃喃的祈祷中消散
那些会令我迷路的语言
在她嘴里像金子
撒落人间
于是大地之上结满沉重、昂贵的果实
伊甸园遗留下的欢乐
使我们更加领悟悲伤
当天空清澈透亮
大地的脸上布满灰暗的伤痕
一具具躯壳行走在伤口上
未知的道路
在脚下的疼痛里生长、延伸
诗歌之花怎能如忍冬的草木
我们的歌唱从黑夜溢出
河流暴露出死亡的真相
与泥土共谋的沉默
正在扼杀蒲公英风中的种子
童年时代的田野残破不堪
风筝挂在树枝上进退两难
粮食在谷仓中等待变质
耕牛最后的脚印里有无声呐喊
大地在上帝仁慈的注视里饱经杀戮
目击者怀揣月亮独自背井离乡
他决定深藏属于大地的真相
15
刘斯威的诗
逃亡记
一个僻静的地方,有我的脚印
那有我停留的呼吸
秋风像列车一样
把我带到了不见山,不见水的景象
把自己装扮成小丑
让谁都不认识,然后一个人
等着下一秒阳光的照射
我逃亡了,不像同龄人还在忙碌
深山老林,适合居住
我的面子太薄,看到熟悉人就会脸红
不由得钻进墙角,给自己涂抹上口红
不想说话,不想说我就是成功者
这些离我太近,却捉不住
从今天起,干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睡觉,吃饭,逛街,拍照
无忧无虑的生活在阳光里
花海
曾经海誓山盟
像平淡的生活
烟消云散
我没有思念
红尘犹如一幅墙上
悬挂的墨画
愿做红尘里的一片花海
夕阳里的透红
时光
恍惚隔世,春暖花开
她的双眼犹如夜明珠,把我的前方
照得通亮
欣喜若狂地和她望着天边的彩云
互相比划
挖掘时间的空隙,雨滴淋湿我的额头
她瞬间变成了一只丑小鸭
抹着泪水,感叹时光东流
十月
天哭了,我也哭了
秋风把满枝头的叶子吹瘦了
这嘈杂的夜
多像一位睡在秋天里打鼾的老者
月亮向我招手
它照亮了我的故乡
这寒冷的季节
雨水滴落在我的梦里
绵绵细雨像我哭泣的时候
把所有的心情
装扮给黄土地,庄稼。还有
我熟悉的故乡
庄稼人
天空落下的雨滴,比我的眼泪还要冷
十几天的连绵雨水,给田地里玉米洗去
身体上的灰尘
东风吹瘦了叶子,雨滴浇胖了玉米
庄稼坏了,农民大叔的心儿疼了
夜深人静,雨停月出
庄稼人夹着镰刀赶往田地
亮晃晃的镰刀像极了月亮
冰冷的铁片割掉正在发胖的玉米杆
庄稼人劳作了一辈子
他们的心是热的,仿佛空气是微笑的

本期责编:碧宇,姚银波
公众号ID:dbssk2007
主管单位: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六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体育局、版权局)
法人代表:魏武
总 编:碧宇
微刊主编:小芹
博刊主编:清凌竹叶
微刊副主编:姚银波、蒋宇、若诗、江苏叶开、木乔
博刊副主编:紫陌雪寒、慕雨、碎笔、一莲
站长:高山松
执行站长:山野浪人
副站长:松山居士
编委:碧宇、程东斌、高山松、蒋宇、极目千年、木乔、慕雨、清凌竹叶、琪轩、若诗、松山居士、碎笔、王晓露(西班牙)、小芹、许礼荣、叶开、姚银波、周曙光、紫陌雪寒(按音序笔画排列)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佛子岭路皖西博物馆西二楼
邮编:237001
电话:0564—3370065 0564—3370067
网址:
公众号ID:dbssk2007

本文来源:潘南奎

本文地址:7756.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11”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