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南奎-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潘南奎《星火燎原》第贰话-Ordis奥迪斯

潘南奎


简介:奥罗金时代,由于人口过剩资源不足,七人议会提出星际移民计划,继派出灵煞无人机后,奥罗金高层不放心,又派出若干支天诺小队,另寻星域,或监视灵煞部队,以防灵煞无人机出现问题。天诺小队将替奥罗金殖民占领其他星系,开疆拓土。由于天诺战甲表现出的强大能力,一些低级文明将其称之为神,将奥罗金文明称之为神迹,天诺小队在为奥罗金开疆拓土中会遇到那些困难与危机呢,一切答案尽在此处。
第贰话:刃舞
“汝等看仔细了!”
金色的虚幻身影在人群间来回闪动,每从一人身边略过,便带走一条生命,不过须臾之间,便有数十人接连倒下,最终站着的,唯有那金色的庞大身影。
“还有何人?”
远在一旁的雅各默默注视这一切,激动的泪水漫过脸庞,多少年了,他们终于有了反抗的资本。当然这些全靠他那从天而降的师父,来自天国的战士,他们的名字叫做天诺。

七天前,奥罗金飞船。
公孙渊仔细地听着这些天手下探听来的情报,他们来到这颗孤寂的星球已有五天了,为了确保顺利地占领这颗星球,他们花了很大的功夫,最重要的便是情报的搜集。作为古代忍者一般的存在,灰烬之刃可谓在此大显身手,窃取情报、刺杀首脑他们无不精通。
据了解,这颗处于铁器时代的星球以崇尚武力为主,采取以武治国的手段,唯有最强者才有资格当上这个星球的领袖。至于那些弱小的人,只能任由强者宰割,在这个无比崇尚弱肉强食的国度,弱小唯有死亡。
目前成功占领这个星球有两种方案:一种是以强横的武力直接占据这个星球,但这样无疑会有很多麻烦,花费的时间和经历会更多;另一种是扶植弱小群体,唆使他们发动起义,并协助他们,届时起义成功后,他们会将奥罗金奉为座上宾,这样所花费的代价要少得多。公孙渊思索片刻后,便决定采用第二种方案,接下来他便召集手下商议接下来的行动,并通知奥罗金人做相应的配合。
天衡星,劳工营。
烈日炎炎,数以百计的劳工在烈日的烧灼下孜孜不倦地劳作着,只因他们未通过武举考核,只能来这样的大型工场来混口饭吃。在天衡星上有一项规定,但凡成年的男子必须参加帝煞举办的武举考核,通过的人便能进入军队、武场、校事等光荣岗位进行深造,而那些未通过的人,只能编入各大工场、农场进行苦力劳动,而这些都是最低贱的工种。帝煞是从不养无用之人的,作为一个崇尚武力的国度,从事武力劳动的人格外光荣,而其中的佼佼者更是万人之上,而那些从事体力劳动的人毫无尊严,只能蝇营狗苟的活着,任人欺辱,他们是没有任何权利的。
“狗奴才,又在偷懒,今天非打断你的腿不可!”监工挥舞着鞭子,朝累到在地上的劳工奔来。
鲜血夹杂着汗味弥漫在空气中,哀嚎声不绝于耳,许多人对此已经麻木了,但唯有一人对此非但不躲,反而迎了上去,跟监工理论着。
“大人,他都饿了一天了,又干着这么重的活,您看是不是能放过他,他落下的活我来补上。”雅各挺身上前,替那名倒下的劳工主持着公道。
“反了你的,一个小小的劳工敢跟我顶嘴,看我今天不连你一块收拾了!”监工说着,扬起手中的鞭子朝雅各身上打去。
雅各闭起眼睛,无助地忍受着鞭打。可奇怪的是,鞭子迟迟没有落下,雅各睁开眼睛,看见监工的手悬在半空中,似乎有股无形的力量束缚着他,使他的手动弹不得。
监工使出浑身的力气,手臂却无法挪动半分,就在他再次发力之际,那股无形的力似乎消失了,巨大的惯性带着他向前倒去。还没等他站稳身形,只见他腾空而起,脸朝着地向远处飞去,狠狠的摔了个“嘴啃泥”,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哎呀我去,谁!?有种给老子出来,偷袭算什么本事!”这一切绝非雅各所为,他明显的感觉到有个杀气很重的人躲在他附近,可他却始终看不见那人。
一阵烟尘散去,金色的高贵武士两手交叉抱在胸前,透过那金色的面罩能深深的感受到他所带来的肃杀之气,圣装灰烬之刃。

“你,你,你是什么人,敢在帝煞的地盘上撒野,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监工费劲地挣扎起身,指着那金色的盔甲问道。同时他挥了挥手,一排卫兵围了上来,出于对那威猛战甲的畏惧,众人只是远远地拿着长矛和弓箭对着它,并不敢上前将其拿下。
“吾等来自天国,尔等凡人岂可僭越。”说着,圣装灰烬之刃从战甲上喷薄出寒冷的肃杀之气,使得周围的人愈发畏惧。
“愣着干嘛,杀,杀了他,上啊!”监工吼出了他生命当中最后一句话。
眼前的圣装灰烬之刃化作一缕青烟,不见了踪影,随后高速闪现在监工和所有卫兵身后,只见他从那些人身边闪过,便扬起一片鲜血。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监工便和他身后的卫兵一同倒下,甚至连落地也只发出了一个声音。
“这便是和神作对的下场。”话音未落,圣装灰烬之刃便返回了原处,转身向身后早已看呆的劳工回应道,“汝等莫慌,吾等乃来自天际的奥罗金帝国,为解放尔等众生而来。即日起你们再也不用受到压迫,吾等自会相助,直到尔等出头之日。”
望着众人困惑的目光,公孙渊挥了挥手,7名灰烬之刃凭空出现在工场的各个角落,同时浮现的还有庞大的奥罗金飞船。从天而降的飞船,凭空出现的战士,这使得人们相信了他所说的一切,无不欢呼雀跃,手舞足蹈,这是神的恩赐,神来拯救他们了!
公孙渊来到愣在一旁的雅各面前,向他伸出手,问道:“汝可否愿意拜吾为师,吾必授毕生所学,令汝在万军从中脱颖而出,汝可愿意?”
雅各呆呆地注视着魁梧的天诺战士,咬着牙狠狠说道,“我愿意!”随后朝着金色的战士跪拜叩首,以表虔诚之意。
公孙渊将他从地上扶起,俯身在他耳边交代着什么,随后叫来手下7名天诺战士,命他们从飞船上搬下许多箱子,堆放在场地中央。
“此物名为诸葛连弩,威力强劲,操作简便,将此赠于尔等,以供日后发动起义。”说着,公孙渊打开其中一个箱子,随手拿出一副诸葛连弩,交到雅各手上,手把手示范着使用方法,随后分发给众人,当然还有其他武器,来自奥罗金科技的馈赠。
这批武器是来到这里前实事先做好的,为了扶持当地的贫弱势力,给他们配备一些简单强效的武器必不可少,为此他还跟舰长争执过。他的主张是唯有弱小的人才懂得力量的真谛,因为弱者曾饱受来自强者的欺凌,只有被武力欺凌过的人,才不会滥用武力,他们才懂得使用力量的真谛。
经过两天的简单训练,他们基本形成了战力,接下来便准备剑指王城,直捣帝煞的王都了。在这之前,还有不少准备工作等着灰烬之刃们去完成,在一切就绪完备后,起义部队拔地而起,直奔王城而去。
起义大军一路攻城略地,解放被压迫的穷苦劳工,队伍迅速壮大起来,当然这少不了天诺的暗中相助。忍者一般的能力,使得他们轻松的拔掉了各个关卡的岗哨,对方的高级将领也被他们悄然暗杀,守卫部队几乎是毫无防备的被各个击破。没了将领的统帅和岗哨的预警使得他们群龙无首,毫无章法的进行防卫,犹如一盘散沙,再加上起义大军装备的先进武器,短短几天他们就攻克了数座城池。而由于被潜行的天诺战士切断了所有联络,导致远在王都的帝国统治者们对此一无所知,等到他们发现的时候,起义大军早已兵临城下,开始攻城了。
“你说什么,那帮贱奴竟然组成了军队,还打到了王都,这怎么可能,本王的军队呢,他们在干什么,怎么会挡不住那些贱奴!”帝煞王指着来报的斥候怒吼,顺手把案台上的东西砸过去。
“报——”一名斥候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一下扑倒在地,颤抖地报道,“不好了,那帮逆贼攻进城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帝煞王怒吼,一把把桌案掀翻,拎起斥候厉声质问道,“本王的军队呢,他们在干什么?连几个小小的贱奴都挡不住!”
“王上,小的不知啊。那帮贱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武器,我们的守军根本抵挡不住,还有他们不知哪来的武士,浑身包着厚重的盔甲,我们的人一接触他们,立马就死伤惨重,根本无还手之力。”
帝煞王越听越气,直接将手中的斥候扔了出去,转身拿起架子上的宝剑,对斥候下令道,“传我的话,命本王的卫队迅速集结,向祭坛方向行进,不得有误!”
在众人离开后,房梁之上,一个虚影悄然下落,向城门方向偷偷摸去,不见了踪影。
祭坛是帝煞境内最神圣的地方,相传为帝煞族人始祖选拔精英战士的地方,这里代代相传,优秀的战士都被送到这里进行选拔,被选入的战士获得至高无上的荣耀,其战力最强者,有资格进行王位的挑战。起义大军都不愿在这里开战,因为他们自卑的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来到这里,更别提推翻帝煞王的统治了。
公孙渊想了想,最终决定按照当地的习俗,单人进入圣坛进行挑战,利用他们的规矩,依靠自己强大的武力击败帝煞王本人,最终带领起义军进入王宫,建立新的制度。
“老师,您不用勉强,您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又怎么好意思麻烦您亲自动手呢。要不我替您进入祭坛?”雅各小心翼翼地向公孙渊提议道。
“不用,吾再给汝上一课,睁大眼睛看好了。”公孙渊自信十足的潜入了祭坛,要说起身手,在皇家守卫中的新生代里,没几个比得过他的。唯一令他有些忌惮的,便是那些发狂了的瓦尔基里,尤其是那个娜塔莎,对付起来十分棘手。
步入祭坛后,立马有众多卫兵围了上来,将公孙渊团团围住。公孙渊仔细审视着这些人,对他们进行着标记,同时他发现这些守卫跟其他普通卫兵不一样,从他们身上能感受到杀气,这促使了他必须解决掉这些守卫。
公孙渊继续向祭坛深处走去,不去理会那些守卫,被剑刃风暴锁定的目标没有活路。公孙渊没有亲自动手,而是派出了自己的4个影分身,在无情的剑刃下,围堵他的守卫死伤殆尽,对他而言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到了祭坛深处。
眼睁睁地看着这位高贵的天诺战士如若无人的来到祭坛,帝煞王既惊又怒,他不相信有人能如此轻松的杀入这里,同时又对他的身手感到可怕。想当年他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浑身是血的登上离开帝煞王的宝座,而眼前这位金色的战士却毫不费力的来到了这里,径直来到了自己面前打量着他。等等,他什么时候到自己面前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杀到了这里!
公孙渊一个换影移行来到了帝煞王的面前,仔细打量着他,拔出了背后的空灵刀,插在了他的面前,冷冷地说道,“吾给汝一次机会,拿起刀击败我,你依旧是高贵的帝煞王,否则的话,你日后永远别想再坐在这个位子上。”
帝煞王盯着眼前这把空灵刀,过了许久,颤抖着将刀从地上拔起,战战兢兢地举起刀对着面前魁梧的天诺战士。
“区区帝煞王不过如此,汝等放心,吾自会给汝留下全尸。”公孙渊轻蔑地说道,缓缓抽出了腰间的圣装狼牙双刃,阵阵金属嗡鸣声充斥在整个祭坛中央,发出阵阵回响。
帝煞王被公孙渊激怒了,拾起了属于帝王的尊严,握紧了手中的空灵刀朝他冲去,打算跟他拼个你死我活。公孙渊仍旧轻蔑的笑着,轻描淡写地破开了帝煞王的攻击,顺手还在他肩上留下一道伤口。
帝煞王被彻底激怒了,从来没有人如此嘲笑他,但凡嘲笑过他的人,无一例外都被他处决了。只有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身着金色盔甲就的战士,竟敢如此嘲讽他,到让他看看什么叫君王之怒。随着帝煞王进攻的频率越来越高,他身上留下的伤口也越来越多,鲜血渐渐染红了他周围的地面,而公孙渊身上却一尘不染,没有沾染任何血污。他到底是什么人!
公孙渊似乎也玩腻了,将圣装狼牙双刃收至腰后,蓄势待发。伴随虎啸龙吟般的轰鸣声,双刃出鞘,径直朝帝煞王袭来。只短短一瞬间,他闪现在帝煞王的背后,缓缓收刀回鞘,不再理会他。在他走下祭坛之后,愣在原地的帝煞王突然倒地,手中的空灵刀也只剩下半截,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还还没看清就已然倒下了。他不甘心,自己苦心多来的王位就这样拱手于人,不,一定要杀了他,杀了那位高傲的金色战士!
倒在地上的帝煞王挣扎着起身,朝后挥了挥手,数十个人影从草丛中涌现出来,无数箭矢朝公孙渊背后飞去。就在箭矢即将接触到他时,公孙渊不见了,躲在草丛里的弓箭手如割麦子一样倒下,金色的虚影在其间闪烁着,最后出现在了帝煞王的面前。

“汝等鼠辈,吾给汝生路,汝却不珍惜,那就休怪吾等无情。这将是汝忤逆神的惩罚!”说着公孙渊拎起了瘫倒在地的帝煞王,将其抛向空中,随后使出了反转袖箭,将其钉在了远处的石柱上。
随后他朝剩余的守卫和祭坛长老冷冷看去,巨大的杀气弥漫上来,压迫得所有人不敢出声,接着他发出了响雷般的声音,“尔等立刻束手就擒,否则尔等的下场将与此贼无异。”
他话音刚落,7位灰烬之刃同时出现在祭坛周围的石柱之上,冷冷地盯着剩余残军。众人无奈,迫于天诺战士的威压,只得纷纷缴械投降,按照帝煞的规矩,从此听命于这位恐怖的杀神。
公孙渊示意着,围在祭坛外的起义大军也渐渐步入,收缴了这里的残局,替换着这里的防守。接着公孙渊在众目睽睽之下直径坐上了帝煞的王座,祭坛内所有人无不下跪行礼,恭迎他们的新王。
两年过去了,帝煞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当然这些都要归功于新帝煞王公布的新政。新政一改往日血腥的制度,仿效奥罗金的制度,建立起以崇尚精英为主的新制度,而精英所涵盖的方面更加广泛,不单单局限于武力一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一系列政策的实行,使得帝煞境内再无高低贵贱之分,直接将其文明程度提高了一个阶段。
至于那帮烦人的奥罗金人,在他们将神殿建好后,公孙渊便将他们扔到了虚空中去,对外的解释是他们遇到了强烈的虚空风暴,唯有天诺活了下来,目前正在寻找新的殖民地。
同时为了坚决实行天诺议会给他们的任务,他们所有的天诺战士都进入了冷冻仓,进行着沉睡,以便日后的大举义所用。公孙渊在沉睡前,把他夺来的王位传给了他的弟子雅各,望他好好守护自己的家园,同时定下一条规定,只有在遇到重大危机时才可将天诺唤醒,其余每隔一个天诺周期便唤醒一位天诺,只有当信标亮起时才能将他们全部唤醒。
雅各谨记着公孙渊的教诲,望着一座座金色的冷冻仓,他朝着他们深鞠一躬,不舍地离开了神殿。
后来帝煞流传起这样一个传说,金色的天神下凡拯救他们,推翻了残暴的旧王,建立起了新的国度,这才有了他们如今幸福的生活。如今,这个传说不断向着宇宙深处扩散,伴随着天诺的足迹,扎根在更多的星系。

-END-

本文来源:潘南奎

本文地址:7755.html

关注我们:微信搜索“111”添加我为好友

版权声明:如无特别注明,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网站分类